素处以默,妙機其微。飲之太和,獨鶴與飛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葱。




管理人/葱。
毛控。道士控。对称控。
老梗王。少女心。不敗家會死。
圖文勿轉。
不接受非友人連接。

家裏蹲的太爺們/
無上 明珠 切玉 止水
長弓 朝露 法心 白虹
滄海 赭山 白鷺 歸龍
重衣 秋水 立雪
----------
行云 滄瀾


BGM/云中之月



朱弦三嘆。
浮屠三宿。





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
工口不工口,这是个question= =
为什么不喜欢写工口....因为写的时候总是很嗨,看的时候总是很雷囧雷...
其实老子是无肉不欢的呀!!!!
所以最好还是看看别人生的肉就好了otz.....

贴这个只是为了说明再录本是有肉的=。=

其实我还在纠结到底要不要放进去...


番二。朝露。 金苍H。


清晨下的雾还没散。
太阳刚刚出来。娥眉月细细的,挂在西边,还没有完全下去。
泥墙也是不怎么牢靠的。长满了细长的青草。茂盛的蓬蒿遮蔽了本来有的小道,隐隐现现,看不出来去时途。树不高,挂在上面的蜘蛛网破了,断了几处丝线,经了雾像是白珠串线在上一样,晶莹可爱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赭杉军洗漱完了,对着盥洗的池子扎了髪带,再正了正头顶的髪冠,按着平日的习惯穿过中庭的大院,到西厢房去叫苍上课。
院中央的银杏下蔺无双在练晨剑,缁的穗子划出悠长的弧线,又是白鹤亮翅又是青龙出水的,唰唰地乱甩间把落下来的杏叶儿切得跟包菜丝似的。赭杉军瞟了他一眼,心里默念了声,真是造孽,便加快了步子走过去。
苍。
赭杉军到了门前,敲了几下门,又唤了一声他的名,良久不见动静。心里琢磨,肯定是还在睡,便打算破门而入。他推开一条缝,又换了心思,也或许是已经走了吧。进退游移间,恰逢院门口墨尘音催他催得紧,退后一步,仔细的把门合上,便夹着早课的经文,连忙的追墨的脚步去了。

金鎏影一边拽着苍的脚踝拉开他水鸟一样细长而有力的腿,并用自己的身体卡在其中,令他无法并拢,一边缠绵的亲吻他的嘴。他问苍赭杉军要是刚才进来了怎么办。苍被他弄得有些喘不上气来,在唇舌的追逐中只含糊的答他进来了就进来了……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苍喘著氣,在一上一下的颠簸中睁开眼看金鎏影。晨光明亮。可金的脸始终埋在阴影之中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金鎏影捉着他,垂首看他。
铺满的日光身体美好剔透,漂亮得无辜。
苍被照得透亮的灰色眼眸,宛如最清的深海。他被映在里面,无所遁形。
明明看得见底,就在眼前,却猜不到究竟有多深。金鎏影想搅乱这样的清,就用情欲逼他。可是无论到怎样忘情的深处,神智都迷乱了,双眼一睁,云飞雾锁之下,那清却像嘲笑他一样,从来未曾变过。
凝视着苍的眼睛,或者被苍的这样的眼睛凝视着,金鎏影方才醒悟。
原来他如此的厌恶苍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反正反就是大篇动作片= =
番三心上痣,是龙剑。

水鸟一样……水鸟……
一定要这么形容么……太喜感了……

[ 2009.12.16 | URL | 蒜本人 | 編集 ]


T口T
难道准备放天罡的再录本里?
那我还要重买一本么orz还是这个处番外小册子吧+v+

[ 2009.12.16 | URL | luffych | 編集 ]


老爷文如桃花,才若蛟龙.
属下拜读一毕,泪流满面.

[ 2009.12.18 | URL | 小二 | 編集 ]


他进来了就进来了……。

这个回答真是GJ!

[ 2009.12.18 | URL | 李X安 | 編集 ]


……嗯,被shock到的肯定不是两位当事人……

[ 2009.12.18 | URL | 老爺。 | 編集 ]


他进来了就进来了……

[ 2009.12.19 | URL | 梨子。 | 編集 ]


-,-。。。。。

放……吧-,-

[ 2009.12.19 | URL | 悠秋童 | 編集 ]















僅管理人閲讀。



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